当前位置:ubs > 投资银行 > 投资银行

“杭州保姆放火案”律师有提异议权力无擅自退

发布时间:2017-12-29 浏览次数:

“杭州保姆纵火案”律师有提异议权利无擅自退庭自由 遂宁新闻网:

未曾料到,浙江杭州保姆放火案庭审会以这样的方法休庭。

12月21日上午,庭审刚开端,本案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人、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党琳山就以刑事管辖权异议为由,请求法庭结束审理。在主审法官再三释明,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犯罪地司法机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合法管辖权的状态下,该律师仍擅自退庭,临走还对被告人大喊:“不要答复法庭任何问题。”

因为律师党琳山退庭,庭审不得不临时休庭。这一变更使此事成为各大媒体的热门新闻。

稍懂法律常识的人都晓得,在审理阶段,刑事管辖权是指审讯机关联统内部在审理第一审刑事案件上的权限划分。根据我国刑诉法,莫焕晶在杭州市居民住宅区蓝色钱江大厦纵火,造成一家母子4口逝世亡的重大效果,一审理当由犯法所在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这本应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据律师党琳山在其微博上表露,他提出管辖权异议的第一个理由是,依据刑诉法划定,斟酌到本案的社会影响宏大,浙江省高等人民法院跟最高国民法院对本案也是有管辖权的,也能够指定浙江省以外的法院审理。第二个理由是,他以为杭州市公安局在侦察阶段成心不全面收集、调取证据,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不听取辩解人看法,匆促提起公诉,杭州中院庭前会议不满意律师提出的证人出庭作证的申请,所以,由杭州中院审理本案是分歧适的。

我国刑诉法规定,辩护人的义务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罢黜其刑事责任的资料和意见,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余合法权益。在本案中,律师党琳山无论是给最高法邮寄申请书,仍是当庭提出管辖权异议,都是他的权利。

问题在于,对党琳山的申请,最高法至今未予回复;本案审判长在庭前会议和法庭上均再三释明,根据刑诉法规定,杭州中院对此案有管辖权。在此条件下,党琳山仍疏忽法庭纪律,不遵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谢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以致本次庭审无奈继承进行,这就严峻违反了相干规定。

刑事案件庭审是控辩双方出示证据、彼此抗衡辩驳,法官居中察言观色、指挥庭审,最后综合双方意见、证据,依法独破作出断定的进程。这就是说,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展现其专业素养,可以发表观点、见解,可以唇枪舌剑、畅所欲言,逐条反驳公诉人的指控,也可以当庭向法官申请,让检察院弥补收集证据,让证人出庭作证。但律师必需信任法律、法庭、法官是公平的,必须遵遵法庭纪律和裁判规则,而不是“有利于你的就笑,不利于你的就跳”,动辄退庭或以退庭、宣布网帖相要挟。

由于法律规定,如果辩护律师确切认为法院或法官妨碍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有权向检察院申述或者控诉;但不能擅自退庭。司法部《律师执业治理措施》第39条对此明文规定,律师不得“无合法理由,拒不依照人民法院告诉出庭参加诉讼,或者违背法庭规矩,擅自退庭”。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这就是说,律师有提出异议的权力但没有擅自退庭的自在。假如擅自退庭,就得为此承当成果。

据懂得,最高法并无职责对国民每一封来信都要予以回答。如果按照党琳山的说法,因为他写了一封信,最高法答复一天不来,杭州中院就一天不能开庭审理此案,那么,此案开庭审理岂不成了遥遥无期的等候?果然如此,那么,屈死的受害者如何瞑目?受害人家属的伤痛如何慰藉?被损害的公正正义又如何伸张?

党琳山律师如斯表示,名义上看,为难的是杭州中院。而本质上,他首先侵害的是委托人莫焕晶的正当权利。

莫焕晶委托党琳山作为其辩护律师,盼望借助律师的专业辩护为本人查明本相、合法减轻处分。但党琳山在法庭上未与其协商、未经其批准,就擅自中断辩护、扬长而去,是有负所托、违反职业伦理的。

其次伤害的是被害人一家的合法权益。被害人一家4口无辜被害,大家都期盼法律为他们讨回公平、主持正义。长短对错本应在法庭上辩个明清楚白,好不易盼来开庭,但党琳山律师却临阵退庭,导致案件延期审理,让正义迟到,无疑是往被害人家眷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以至被害人家属在法庭上难抑悲愤,发出“为什么不表彰被告人律师搅乱庭审行动、为什么不持续休庭”的疑难。

被损害的还有法律的威望和尊严。法庭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神圣殿堂,须要包含律师在内的每个公民的尊敬和屈服,而不是如此这般视法庭如“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撒泼就撒野,想喊什么就喊什么。敬畏法律,尊法守规,是每个公民不可或缺的应尽任务。

“杭州保姆纵火案”律师有提异议权利无擅自退庭自由 遂宁消息网

(文章出自:互联网)

更多瑞士银行